智库对话凯雷高级合伙人:PE投资如何实现29%以上收益率提供首页,hen恒峰娱乐等产品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合作

hen恒峰娱乐

首页 > 合作伙伴 > 智库对话凯雷高级合伙人:PE投资如何实现29%以上收益率

智库对话凯雷高级合伙人:PE投资如何实现29%以上收益率

来源:首页 | 时间:2019-02-04

  编者按华盛顿,美国时间6月1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主办的“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项目近40位赴美游学的中国企业家开始首日课程,聆听凯雷集团高级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凯雷旗下最大投资基金凯雷美国收购集团联席主席艾伦·M·霍尔特详解凯雷高收益率的诀窍,并与学员们展开热烈讨论。

  作为全球最伟大的投资公司之一,凯雷集团独特的发展路径、经验和教训皆为中国成长型企业领导者非常关心:如何与政府相处?如何回避投资中的政治和货币风险?如何在企业中对合伙人和雇员进行激励?如何提升被收购公司的价值?失败案例的教训是什么?

  凯雷集团旗下私募基金保持了29%以上的收益率,地产投资收益率则达到了33%。凯雷集团实现其高成长性的背后,不仅是投资项目选得准,还在乎企业内部管理、制度安排和企业文化建立上。

  走出去智库创始人白桦受邀全程参加本次游学调研活动。走出去智库微信公号(cggthinktank)将持续播报活动的精华信息。

  2、矿业和稀土行业当前处在非常困难的时期。凯雷不仅仅成功投资高科技行业,在传统行业和工业领域亦有很多投资。

  6、凯雷有一个独特的合伙人和雇员的激励制度,每个资深雇员都持有公司的股票,合伙人和自身雇员会用自己的资金和被管理的资金一起去投资项目,从而实现超高收益。

  7、凯雷会在投资收益和风险之间做非常谨慎的权衡,在政治或者货币风险较大时,宁愿选择低收益的项目。

  凯雷集团高级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凯雷旗下最大投资基金凯雷美国收购集团联席主席艾伦·M·霍尔特

  凯雷投资集团是一家全球性另类资产管理公司,资产管理规模超过 1990 亿美元,旗下有120只基金和133只母基金。凯雷于1987年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创立,目前已发展成为世界最大且最成功的投资公司之一,拥有1600多位专业人员,在北美、南美、欧洲、中东、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日本、亚洲和澳大利亚设有 38个办事处。

  来自77个国家的1650多位投资人凭借凯雷从投资资本中实现丰厚回报。投资人包括公共和私营退休基金、资产雄厚的个人和家庭、主权财富基金、工会和企业。

  凯雷集全球市场策略部管理360亿美元企业资产,包括信贷、对冲基金、债务投资,还有一些小额贷款,能源和地产方面的投资。在美国以外,比如欧洲、亚洲,凯雷集团有超过400亿美元的业务。

  在资产管理方面,凯雷集团是全球最大的投资公司之一。在美国境内外有超过300多个正在投资的地产项目。在私募基金方面,其收益率是29%,地产方面的收益率是33%。凯雷整个的资产组合达到700亿美元。

  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先筹款。资金主要是由些养老基金来提供。在美国有很多的养老金基金,他们把资金分配到公共基金、公共债务、私募基金、地产、对冲基金等等。现在利息水平非常低,他们要获得收益,就必须寻找高收益的投资方式。全球有大量的这样的资金,根据不同的风险程度,来获得较高的投资收益。

  除了养老金以外,我们还有其他的投资方,比如主权基金,还有高收入人群、保险公司、银行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的有限合作伙伴。

  第二,我们要给收购的公司创造价值。多年前做私募基金,只要收购一个公司,把一些债务放进去,有一些资产之后,收益都会比较不错的。但是,现在竞争非常激烈,给这个企业提升价值,使它可以值更多的钱,是很辛苦的工作。一般是通过合作关系来做的,收购那些被出售的公司。有时候一些公司会找到我们,但是他们并不想出售所有的所有权。

  我们在美国、在欧洲都是百分之百控股企业,但是在中国并没有这个控制权,都是少数股股东,我们拿出一部分钱帮助这个企业完成他的目标。有一次我跟几百个美国企业家对话,我问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有的人就想出售,出售了以后就退休,就去海滩度假,拿到钱就可以了。有些人就是需要获得一些支持,支持他们增长,他们在寻找资金。

  有一些公司要上市不想出售,上市就意味着要给成千上万的股东们打工、服务,尽管他们和你没什么关系,但是他们却给你提供了资本。

  提升价值是什么意思呢?要增加它的利润率。我们总是在寻找最高级的经理人,有些企业的管理者本身就很不错,可能只需要一些资本和一些其他方面的辅助。所以私募基金公司和管理层的合作非常重要,可以决定这个公司最好的发展途径是什么。

  如果是大公司决定要拆分,我们帮助他们做拆分剥离的工作,帮助他们选择哪个部分剥离,我们会派出管理团队来接手这个管理工作。他们剥离的资产一般都不是战略性的,而且当时管理得也很不好。我们发现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在管理上下手,帮助他们发展。

  另外一个工作是,我们和成百上千的CEO等管理团队合作,我们在这方面经验很丰富,哪些有效,哪些是无效的;有的是试过了无效,有的试过了有效,这方面我们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建议。除此之外,我们在全球有网络,在全球都有投资公司。

  我们在中国有办事处,有自己的合作伙伴,他们会帮助我们在中国投资,增长业务。我们有专门的人员与客户保持合作。客户常对我们说,我现在又在要找一些分销商,在某个地点找一些制造商,你有没有一些关系可以推荐?

  同时,我们还有一组人,他们做的工作就是保证监管合规。如果客户想在其他的地区拓展的话,就帮助他们找出一些当地的不同的法律法规,这可能对你的公司有很大的影响。

  2009年,我们在中国投资了一个儿童奶粉公司雅士利,恰值中国三聚氰氨事件之后。我们投资雅士利集团后,使用中国境外奶粉原料、设立全球专家参与的质量顾问委员会着重对产品质量进行改善,同时加强公司治理结构。这个公司最后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了。

  另外一个例子。有一家小的意大利奢侈品公司,制造非常昂贵的夹克、毛衣等,主要是冬季的服装。我们收购他们的时候,占了少数股份。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当时有6家商店,都是在意大利。我们介绍了一个新的管理团队,利用我们在消费行业的经验,使他们的公司从六家店拓展到135家店,包括在美国的一个大店,在亚洲也开了一个店,在我们加入之前他们在美国和亚洲都没有店。最后这家公司也上市了,这是一个很成功的案例。

  下面我再用几分钟讲讲凯雷在中国的业务。我们在中国投资了将近60亿美元,一共有88个交易。最近,刚刚在亚洲完成了一个40亿美元基金的募集。我们在中国采取的是投资少数股份的模式,投资在一些中小企业。当然我们也投资过一下大型的企业,比如中国人寿601628股吧)。

  中国经济发展非常有活力,尽管中国的发展速度在减慢,但是和美国与其他地方比较起来,这个速度并不慢。中国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目的地,我们希望未来长期都在中国投资。

  艾伦与走出去智库创始人白桦合影。他说,走出去智库由跨界实务机构发起,非常有创意,并有兴趣加强交流与合作

  艾伦:目前世界范围内的大宗商品都处于低谷,这是周期性行业,未来应该可以回升,所以有好的标的也会投。但有些传统行业就是夕阳行业,不可能再恢复繁荣,及早判断出行业趋势,越早卖越好,还能卖个好价钱。

  在稀土行业,包括其他的矿产都是很难投资的。主要原因是,矿产业和其他行业关联度不高,非常昂贵,资金需求非常大,投资这个领域的私募基金会不多。

  我们对高科技公司和传统公司的投资很比较大,比如我们在过去的几年非常重视投资金融软件行业,这个行业就是给保险公司,银行、资产管理、对冲基金、私募基金等提供工具的。同时,我们投资一家在北卡的公司,这个公司主要做电缆和无线网络的一些配件、设备等等。我们对传统的商业,消费品企业,零售业等等的投资也做很多,比如我们投资一家做维他命营养品的公司,智库对话凯雷高级合伙人:PE投资如何实现29%以上收益率在中国我们也投资类似的公司,这家公司提供鱼油等不同的营养素。还有香波公司,这些都是传统的企业。

  在工业方面也我们投资很大,我们曾经投资一个半导体公司、一个汽车公司,一个汽车租赁公司,同时还投资做泵、压缩机等等的公司。

  艾伦:这一点我们是非常小心谨慎的。在早期的时候,一位美国国防部的前部长是我们公司的主席,所以我们投资了很多政府项目,还有一些私人项目,当然了,这些私人项目的客户是政府,这对公司的发展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政府里知名人士加入凯雷集团,可以给我们做一些关于项目方面的介绍,与政府的关系很重要。但是如果我们的投资业绩不好的话,也没有用。非常幸运,我们的业绩做得很好。

  在地产投资上,我们主要做比较具体的地产项目,而不是以发展商为主。比如说我们会购买个体的项目个体的酒店,不是去买一个酒店集团。我们有300亿美元投资在地产业。

  现在政府工作人员已经很少加入凯雷集团。我以前主管凯雷在航空和国防方面的投资,这是一个受到政府严格监管的领域,很多投资者不愿意参与,我们就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可以较好价格收购企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现金流。用这个现金流偿还债务,可以获得很棒的收益。

  提问:凯雷在收购一个公司时,如何确定收购股份的比例以及持股时间,达到什么目的你们才会选择退出?

  艾伦:这取决于你是少数股东还是控股股东。我们如果要控股一个公司,我们的控股期限一般在5年左右。如何处理这个资产呢?多数股东会做一个协议,我们一般不会直接出售,一般会有一些战略的计划。在我们目标实现以后,比如已经创造了价值,股票比以前上涨了很多,我们这个时候就退出。

  要实现以上目的,只有其他人挣了钱以后,我们才能挣钱。这也是为什么如果我们占有多数股权的话,就会给经理和雇员一些期权或者是股票,让他们成为这个股价增长的受益者。一般来说,别人没挣钱的话,我们也挣不了钱。只有股东和管理层目标是一致的,这样才能开展工作。

  提问:当你们在选择一个投资标的的时候,如何在风险和收益之间作出权衡,如何回避政治或货币风险?

  艾伦:这是非常棒的问题,也是投资最困难的环节。我们对一些公司做模型做评估,假如有15%、20%或者30%的收益,收益15%的公司的风险一定比30%那个低很多。这个时候只能自己去评估,没有公式可以去套。

  举一个例子,我们刚刚接触一家巴西的很好的公司,我们的团队对它做了分析、预测、贴现等,发现这个企业可能会有20%的收益。但是问题是它在巴西,当今巴西政治和经济情况太复杂,货币风险和政治风险都很大,我们不会去投资,除非模型显示这个公司会有25%到30%的收益。

  我们考察过一些名气很大的公司,比如一家出租车公司,可能会给我们带来18%的收益率,如果情况比较好的线%。但是如果情况不好的时候,收益也会更低,但是由于公司品牌好,管理好,没有很大的风险,我们也会选择投资。

  艾伦:我们全天做的工作就是寻找这些公司,我们有多种渠道可以获得这些公司的信息。有一些是我们的一些关系介绍的,有些是和这些公司的高管交流中知道的,如果他们想出售他们的公司,或者需要投资的话。

  很多公司的总裁在出售股权时,都希望有多个竞标方,比如由投行推荐的,或来自全球的。我们的这个团队每年会在全球范围内看几千家公司,但最终可能只做20个交易。

  艾伦:在退出企业的时候,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出售,我们就请投资公司,会有一个企业来作为买方。有的时候我们让它上市,我们通过IPO来退出。

  艾伦:成功的秘诀很难讲。我刚进入这个公司的时候,在美国管理了一个一亿美元的基金,有25名员工。那时候如果有人说,20年以后,公司可能有1600名员工,遍布全球近40个国家,我当时会笑的。

  我们成功的秘诀就是抓住“收益率”。如果没有带来好的收益的话,你就没有办法筹款。投资者非常精明,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背景,投资者都只看收益率。每四五年,我就会到全球旅行一次,和我的投资者们进行下一轮的筹资。每年我们都会和投资者进行投资分析,这个组合有很好的收益,可能做得不错,但是他们总是愿意和你讲那些做得不成功的交易,如果你有太多不成功的交易的话,他们就不会向你投资了。我们很多的投资者都是重复的投资者,他们在很多的基金上向我们投资,因为我们做的很好。

  艾伦:凯雷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两年前上市的时候,每个员工都有这个公司的股票。合伙人也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另外,合伙人自己还会有一些自己的私人基金,我自己就有一个,如果我们的基金做得非常好的话,我们把它出售。如果我要拿投资人的钱放在交易里面,那最好的做法是把自己的钱也放到这个投资里面去,合伙人其实是我们基金中最大的投资方,雇员们也可以选择在私募基金里投资。当然了,那些资历特别浅的非常年轻的员工没有权利获得这个投资权,但他们一旦在公司工作三四年以后,他们就可以投资了。

  艾伦:每个基金都有一个投资委员会,管理人员都在这个委员会。任何一个投资都要经过委员会的批准,每个人都要同意。首席投资官如果说可以,这个交易才可以做。但是一般不会到那一层,除非这是委员会要特别上交给首席投资官员,一般是委员会批准就可以了。

  艾伦:我们一般收购一些比较成熟的公司,有些增长很快,有些增长很慢。一般是这些企业的的收入、盈利都是比较稳定了。我们不做早期的投资。

  第二个问题,如果你做投资,总会有一些损失。我们收购一个公司会有损失,29%收益率的公司也会有一些损失。如果你永远没有损失的话,那么你就没有承担足够的风险,你就太保守了,在你的投资过程中永远不会有很高的收益。

  举个例子,比如我们损失了4亿美元的资产在一家夏威夷岛上电话服务公司身上。他们要出售有线部分的服务,我们用很便宜的价格收购这家公司。我们预计这种有线%。进去以后,很快就发现这个下降率大大地超过了每年2%。大家都从有线电话过渡到了无线电话,看来我们判断错了,我们损失很大。

  艾伦:我们在亚洲也有一些不太成功的案例。比如在日本的东京的一个无线方面的业务的损失也比较大。主要是在这方面竞争太激烈,我们管理不当,没赶上竞争。

  艾伦:凯雷很多交易都有很高的杠杆率,但是在中国杠杆很低。中国目前的一些不良资产,可能是不错的公司,但是负债率非常高。我们就进去收购这家公司,对他的资本负债率等都来重新谈判,有很大的部分是打折之后收购,通过这个我们可以有盈利。

  艾伦·M·霍尔特1992年加入凯雷,拥有丰富的私募基金投资经验。在担任凯雷航空、国防、技术和商业/政府服务组负责人期间,完成了凯雷最成功的系列投资。他还担任凯雷旗下多家公司董事,包括艾仕得涂料系统,博思艾伦汉密尔顿控股公司,门诺护理中心,自然之宝和 Ortho-Clinical Diagnostics。此外,他也是Hillside 基金董事,史密森尼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名誉主席,以及美国大屠杀纪念馆执委会成员。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精心设计的“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旨在为学员与世界级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及企业家提供一个高层次的智慧分享、对话交流与务实合作的平台,通过整合“政、产、学、研”四方面领导力要素,培养学员的政策影响力、学术运用力、产业竞争力、创新研发力,为中国政府和企业培养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4、与美国贸易代表署副代表何礼曼对线、与凯雷集团创始高级合伙人、凯雷美国收购集团联席主席艾伦·M·霍尔特对线日

相关www.bst3311.com

    无相关信息

hen恒峰娱乐国际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