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人物提供首页,hen恒峰娱乐等产品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合作

hen恒峰娱乐

首页 > 品牌故事 > 本期人物

本期人物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1-24

  这是一个DS逆袭的故事,在2011年11月之前,即使它是有着近60年历史的品牌,又有着法国戴高乐总统座驾的传奇故事作为梦幻佐料,但它在中国几乎仍然无人知晓。不过,一旦在中国扎根,它又很快在深圳特有的土壤下迸发无穷生机。蔡建军,既是DS的种植者,也是园丁。与他漫谈,聊聊他和他的DS如何双双成为超级逆袭家。

  (袁桂远发自深圳、广州)深圳观澜,以盛产高尔夫最高档球场闻名——这里有中国唯一七十二洞球场,为亚洲最大。

  本以为观澜会持续以这一奢华名片行走,但这一历史在2011年被改变——是年九月在这里诞生了另一高大上品牌DS——来自法国PSA集团的高档品牌寄望于此复兴。

  相对于汽车界的BBA(奔驰、宝马和奥迪),乃至克莱斯勒的C(300C),在很长一段时间内,D(DS)代表的是Down,直到呱呱落地于深圳观澜之后。

  有意思的是,除了汽车品牌之外,可能是关联拼音的缘故,DS在野蛮生长的中国互联网文化中还衍生出另外一层意思:屌丝——诸如史玉柱等部分大咖甚至以屌丝自居——引得媒体为此撰文如果DS请大屌丝史玉柱代言。

  屌丝应该是DS品牌最不想搭车扯上关系的,因为其目标客户是清一色的精英阶层——跟屌丝的字面意思相反——从DS官方至今对此没有丁点回应就明白:屌丝可以逆袭,但不能登大雅之堂。

  这次约长安PSA副总裁蔡建军漫谈,我突然觉得有必要在穿着上不那么屌丝,于是西服革履一番,既是对受访者的尊重,也是对DS品牌的格外照料——这点恐怕外人并不知晓。

  但即使我的穿着刻意体面,但最后敲定的采访地点却无奈遭遇屌丝——在DS综合大楼的离前台约两米的一处公共区域完成了本次采访——准确来讲,这个类似酒店大堂的公共区域,还是DS品牌展览区——最新的DS5和DS 5LS被静静地安放于此。

  我们原来的计划是在蔡的办公室进行,但他略显低矮的办公室却无法让我们的聚光灯展开拳脚。跟DS的人,协调好了一会,最终的结果是:没有一间合适的会议室,只好作罢。

  在完全开放的空间进行采访,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往来人群的打扰——最后我们的解决方案很原始也很屌丝,从DS公司饭堂借来几张屏风隔断,再让同事在大门入口处做口头温馨提示。

  他上身穿着黑色定制版的西服,胸前的DS标清晰可见。再搭配一条细纹花点领带,于沉稳中带点活泼。下身黑色裤子,连着一双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做派十足。

  似乎十年不改是他的寸短头发,而且仍乌亮,倒是腆出的肚子不大相同:已水涨船高——坐下来采访的时候,他必须敞开着西服,生怕肚皮前的纽扣不争气。

  一坐下来,蔡的气场就来了,不用我怎么问,就开始侃侃而谈——他的话题由DS在中国累积销售10000台开始。

  截至于今年6月,DS在中国的销量突破10000台,这是DS的第一个万辆,并在首次进入中国豪华车上半年排行榜的前十,创造了一个后来者DS(屌丝)完全可以逆袭的样本。

  一万台对于汽车行业来说是很小的一个数字,但是对于一个全新的豪华汽车品牌来讲,它已经迈出了一大步,应该说是一个里程碑。蔡告诉我。

  如果说DS品牌在2012年6月28号进入中国的时候,有很多的人,包括很多投资者、媒体人和用户还有怀疑的话,通过两年的时间,我们已经完成了其它豪华汽车品牌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历程。蔡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DS怎么快速走过了其他豪华品牌10年乃至20年的历程?我问。无疑这一的提问关键是:速度,而DS似乎最不缺并引以为傲的就是速度。

  从去年9月推出的首款国产车型DS5,到今年3月底再推DS 5LS,再到9月DS6的上市——一周年之内,DS接连推出了三款国产新车,这是长安PSA在深圳的速度,应该说是非常快的。

  即使我们看到DS是一个有着近60年历史的品牌,又有着法国戴高乐总统座驾的传奇故事作为梦幻佐料,但其日渐式微却是铁的事实——如同东风伸手拯救PSA集团一般,DS以合资公司的形式导入中国,也被视为绝地反击

  2014上半年,DS全球共销售63800台,其中中国市场为10363台,占全球销量的16%。这对于,刚推出国产车型才一年的DS来讲,其中国地位不言而喻。我想,不用三年,中国市场的比例将突破50%。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推出的每一款车型,无论是整个推进的速度,还是整个进入市场的表现,应该说也是让我们整个团队非常兴奋的,同时也建立了很好的一个自信。蔡说。

  能够迅速丰满产品线,对一个营销老总来讲,着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更让他感到满足的是,从新车型一开始的前沿研发,作为一个非工程师的局外人也可以深度介入,有时我们比工程师更懂客户、更懂市场。

  DS 5 LS、DS6这两款车都是为中国的消费者量身打造的。蔡的表情甚是得意,毕竟一家豪华品牌汽车公司从一开始就可以制造出中国独有版本,当属凤毛麟角——当中蔡的推动也功不可没。

  在我接触的采访嘉宾当中,蔡的肢体语言算是最丰富的一个:他时而把手抬到胸前,做握拳状;时而双手自然撒开,大拇指朝上挥动或直指地面。

  他自己都沉浸在他的讲演之中,或许连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自己的手上动作如此丰富——这应该是他常年在营销战场上指挥作战留下来的惯性动作——从另一层面也说明,面对我的采访,他能够进入状态,自然应付,没有刻意的躲闪和做作。

  蔡建军很早就开始了他的营销职业生涯,可能是跟他在重庆理工大学攻读营销学、工商管理有关,1998年硕士毕业之后,他就加入了长安汽车,以销售微型货车作为他漫长营销事业的起点。

  不到半年时间,当时在五菱称王的广州微货市场中,蔡硬是让长安这个后来者分食了一杯羹。随后在1999年,他调任辽宁分销中心经理,期间所负责的东北市场成为长安增长最快的区域市场。

  2002年-2005年,蔡再次被调任河北长安商用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同样,该区域的销量在随后三年中,从零增长到十万辆。

  一位和他共事过的人回忆说,当时的蔡为了在第一时间了解市场动态,甚至会挨家挨户拜访客户,以求掌握第一手需求。

  2005年-2008年,他担任长安福特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销售总监,把这家公司带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之后他任长安汽车轿车事业部常务副总,成为集团罕见的少壮派人物之一。2010年,以长安PSA筹备组副组长的身份,扛起DS在中国快速崛起的大旗。后来,他便顺理成章成为这家新晋合资公司的副总裁,仍然是主管销售。

  纵观蔡的履历,一离不开的汽车圈,二绕不开的营销。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不过区区三十年,蔡竟做了汽车营销工作长达16年,确属难得。

  在汽车营销圈,说他是绝对资深的,没有人会反对,但DS对于中国消费者而言又绝对是崭新的,过往在中国没有任何品牌沉淀——老人带新品,或许这正是长安选中他的缘由。

  目前DS 5LS的市场表现,你满意吗?我问了一个很常规的问题,估计这类问题他已回答过无数次了。

  DS 5LS对于DS来说,极其重要的一款走量车型,被寄予厚望。目前市场的表现,我觉得比我的期望要好。

  我们目前就两款车型(DS5+DS 5LS),单月销量突破了2000台,从网络的数量和产品投放的数量来看,我们无疑迈开了一大步。蔡如是说。

  在他看来,DS无论是单一车型,还是单店的销量,已经缩小和其它竞争对手的差距,毕竟我进入这个市场的时间还非常短。

  蔡开始举例子,以便让我更加信服,我看到一个数字,某一个豪华品牌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在今年4月份的销量也就是6000多台,总共9款车型,销售网点是145家。我们目前线多台,也就是说平均一家店的销量是50多台。

  无论是宝马X1还是奥迪A3,我看到它们单店的销量,应该说DS 5LS的表现不弱于这些竞争车型的。谈到这些得意数据之时,他双手的动作更大了,目前的80后、90后消费者喜欢创新的品牌,而我们DS无疑成为他们选择的品牌,在某些方面深刻地打动着这些消费者。这个成绩放在汽车行业真的是微不足道,包括对于那些汽车行业的先行者而言也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对DS的成长来讲,它已经迈出了一大步。

  根据联信国际调研公司在今年上半年进行的一项名为中国汽车品牌忠诚度研究的结果显示,中国个人消费者购车的品牌忠诚度比较低,当有汽车客户升级换车时,有57.3%的人回答不会考虑购买现在所拥有的品牌。

  蔡认为DS 5LS开创了豪华车市场的先河,在豪华汽车这样一个市场区间内,它是没有完整的竞争对手的,如果一定要找一个对手,我觉得是奥迪A3。

  我大概理解蔡说的没有完整的竞争对手,最大的理由是它看上去不像是豪华车的价格,这也是引起争议的地方。

  上市发布会,很多人跟我一样挺震惊的,DS 5LS发布了一个令人家很惊讶的价格:14.69万——24.69万。你们把奥迪A3作为竞争对手,但它的价格在20万以上。即使是入门级的豪华车也比较少有低于19万的价位,DS 5LS的低价,可能会让很多人产生DS不是豪华品牌的错觉,你们是怎么考虑的?——更接近DS 5LS价格的,有速腾或者高配版的福克斯。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看来蔡并不避讳回答,定价对一个企业来讲是最痛苦的,这个背后有很多故事。从产品立项,从有这个项目假设开始,到最后推出这个价格,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当然更有意义、更有挑战。

  作为豪华品牌,包括豪华的属性,哪些是符合豪华的属性,我们在做这样一个豪华品牌的时候,哪些是属于豪华的标签,我们在做这个品牌的时候一定要研究好。

  我不认为高价格就等于豪华品牌,这种概念至少我本人不认可。蔡抛出观点,但很快话锋一转,豪华品牌,从DS而言,我们无论是从造型、内饰,还是从动力来看,应该说都深深地打上了豪华的烙印。

  前些日子有个朋友来拜访我,从北京过来,也是业内人士,他先看了一下车,然后他问我,这款DS5LS多少钱?我说你猜。他说至少是30万。我后来告诉他这个价格,他说这个价格太亲民。

  在价格的考量,很多人会说,为什么用这个14万多来入门,虽然14万配备的是1.8升自然吸气的发动机,而我们的入门级1.6T的价格是18.49万,这个价格如果跟豪华品牌的入门级车型比较,我们也是有竞争力的。

  作为一个豪华品牌,作为消费者,第一个,看品牌,第二,还要关注它的价格,第三,看它的配置。从某种程度来讲,DS的配置是优于很多竞争品牌的。我们在定价的时候两个方面,一个是配置调整价格,第二个是可视价格。

  什么是可视价格?按照蔡的回答,我猜测是等同于品牌价值,这个可视价格,从整个品牌的议价能力来看,目前我们对标的品牌是奥迪,当然现在和奥迪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消费者对这个品牌的认知还需要时间,所以说我们在配置上赋予了这样一个豪华品牌很好的性价比。

  蔡认为在价格的制定上,他们主要考虑几个方面。一是,充分地进行了市场的调研,关注消费者的感受;二是,基于市场的竞争和对标车型而定;三是,还要关注未来品牌发展的战略,DS要持续不断地成为豪华品牌一员的话,我们要考量未来的发展。

  当然最重要的还要让更多的消费者认可DS品牌,还要让这个车跑起来,所以我们要关注业务计划的发展,要关注销量。蔡看着我,认真地跟我说。

  我想,这个才重点,先跑起来,一个品牌再豪华,如果在城市的街头常年见不到一辆,只能在博物馆观赏的话,那也是悲哀。

  蔡认为对于DS来讲,最大的挑战就是品牌的知名度,最大的平衡有时是一种妥协比如让价,这是一个既痛苦又挑战的过程。蔡再次重复说。

  除了在价格上的让步,蔡想了很多方法渴望把DS 5LS推向销售高峰,我记得,在上市之后,我们立即启动了一个分站的上市,我安排了主管以上的人员分赴到全国其它的市场做了一个分站上市,我相信其它的豪华品牌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分站上市在中国自主品牌阵营甚为常见,出发点跟DS一致:知名度低,那就摆擂台吆喝抓眼球。

  对于DS这样一个全新的LOGO,要让所有的消费者去认可的话,无疑是极具挑战的。显然,蔡十分清醒,但他仍然制定了今年完成5万辆的目标——不久前发布的DS6也将参战助拳。

  此前他很是避讳公布销量目标,但如今却大方公布,他说,作为营销人员,我们往往年初都要制定一个比较有挑战的目标,如果作为一个营销人员,没有这样的目标的话,我们就会像政府出台的限购、限行那样的懒政,不懂脑筋就可以实现的一些行为。

  作为营销人员,尤其是作为一个新的品牌,往往和其它品牌相比要有更多的付出,同时要有挑战自我的动力,这个动力是源于这样一个挑战性的目标。

  我最近提出六力合一,包括销售力、品牌力、产品力、服务力、市场力、渠道力。所有的这些要素一旦成功了,离我们的目标就不远了。他说。

  由于正值酷热的夏季,即使有空调,但被镁光灯照射着,豆大的汗珠仍然布满他的额头。他完全没有理会,只顾着接受采访。

  很多认识蔡建军的人,对他的评价一是认真,二是勤奋,三是聪明。认真从此次的采访便可窥一斑,勤奋从接触客户、经销商的频繁程度也能看得出来。

  我们在营销方式上还需要一些创新,吸引消费者关注DS。从他接棒DS之后,这一命题牢牢占据了他的头脑。

  DS一元微信预定活动是谁帮你们策划的?(主要通过微信平台支付1元钱,就可以预够一台DS 5LS)

  这是我们整个团队的智慧。蔡脱口而出,似乎并不想揽功。据了解,其实大部分是你的创意,这个灵感是怎么来的?我追问。

  2013年年末的一天,当时我在办公室,手里正拿着一个硬币。在与销售总监沟通的过程中,突然一个话题到我手上这个一元硬币,我当时问他,一元钱能做什么?我说一元钱对整个DS的用户是不屑一顾的,甚至丢在地上,一些用户连捡都不会捡。

  我说这一元钱,我们能不能把它的价值放大,一元钱能不能建立跟客户的零距离?当时就出了这样一个点子,之后我们就开始策划。蔡建军回忆说。

  我们是2014年1月11号11点11分启动的,这个数字也是为后来埋下了伏笔。后来在经销商大会的时候,在3月16号的厦门会议上,我又推出了一个订车宝,定金5000块钱,这个是会赚钱的订车宝,每天的收益是11.11元,就跟这个数字是非常吻合的。

  说起这些数字的时候,蔡信手捏来,即使你到时候放弃你的选择,每一天还有1.11元的收益,这也是连贯的。从蔡的嘴里又蹦出一个数字。

  DS微信一元预定和订车宝为3月28日正式上市的DS 5LS,做足了预热功夫。期间,好几个朋友通过微信向我询问有关DS 5LS这款车的问题,就足以证明了这点。

  效果怎么样?我觉得还是要问下他。效果非常好。他回答,还没有等我补问:成交多少?他又迫不及待地讲起DS 5LS上市当晚宣布的DS众筹梦想基金活动——这是继DS一元微信预定活动,又一个手机互动营销的案例。

  3月28号,我们推出一个众筹梦想基金,让每一个想订车的人,都实现自己订车的计划,推出这个众筹。众筹的概念在国外是比较成熟的,在国内,我相信在汽车业我是第一家,也是在新车发布会的时候,第一家推出这样一个创新的营销方式。

  很多人在新车发布会的时候,他往往就发布一台新车型,公布价格。那天所有的媒体人估计很惊讶,有些人说,蔡建军用创意的方式推出DS梦想众筹计划,也是真正把互联网思维落地到汽车业的人。

  后来我们在实践的过程中,推出无兄弟不众筹的口号,只要拿出一元钱,就可以为你的购车的计划,为你的朋友提供100元的基金,当然最多可以有100个好友,总共获得1万元的基金。

  看得出来,蔡对自己团队提出的众筹计划相当自豪,他对别人给他的标签真正把互联网思维落地到汽车业的人也同样收入囊中。

  从实际效果来看,截止到6月,我们的众筹发起人已经接近1万人。他的声音自始至终保持洪亮,即使采访已经进行了近一个小时。

  那众筹发起人实际到店订车的比例是多少?他回答说,众筹发起人到4S店进行订车的比例达到了12.69%,众筹发起者中已经有1000多人订车了,当然这个数字是动态的。

  我用很少的投入,就是大家在DS的微信公众号上进行注册,注册完之后,发布到他的朋友圈里面,通过好友来帮助他实现。他告诉我,他对这几个活动的效果,感到非常满意。

  满意的理由当然不仅仅是促成了DS的成交,我想更重要的是:DS品牌的迅速扩散。聪明的商人总是能利用小成本获得高收益,对于蔡建军来说,在手机移动屏上所花的成本微乎其微,但获得的人气曝光可能价值上亿。

  蔡在内部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作为一个后来者,一方面要坚守一些固有的东西,包括一些传统的做法,传统的营销方式都不能丢。但是作为立足在豪华市场要冲出重围的DS,对于我们而言是没有后路的,必须成功,不成功便成仁。所以这样的方式要促使我们每一天都要有不同的创新方式。

  他认为,这个话说得简单,但是做起来非常难,包括我本人,包括我们团队的每一个人,我在跟他们开会的时候就跟他们讲,我们一方面要借外脑,我们更重要的是要发挥我们整个团队的智慧,每个人每一天你们有一个好的点子都可以告诉我。

  为了践行这种理念,在蔡的提议之下,DS在内部建立了一个叫DS之家的微信群,这个圈子里面没有职务之分,没有国别之分,我们都是这个家庭的一个成员,我们都会分享一些好的点子,包括看的好的文章,都可以在DS之家里进行分享,包括老外也参与进来。

  我们是非常open的。今年我们还要设立两个合理化建议大奖,到年底会评出两个大奖,奖励DS5和DS5LS这两个车型。通过动员我们内部的员工,来帮助这个企业提一些好的点子,无论是降低成本,还是在营销方面有好的点子,都可以提出来,我们设这样一个奖,在合资企业中,这个奖励也是很大的。说完这句,蔡向周围瞄了下,似乎在寻找他旁边的员工,告诉他们:要努力啊,大奖可能是你的。

  这时我听到有一拨员工高声说着话进来了,我的同事赶紧从屏风里跑出去阻止,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正在跟他们的老板做着访谈。

  应该说每时每刻只要有空我都会看一下这个微信群蔡说,我们为什么要发挥员工的智慧?我们知道,了解这个企业、了解这个品牌的人就是这个企业的每个人,只有发挥员工的主人翁的作用,把他们的潜能发挥到极致,这个企业才能更快的发展,良性的成长。

  我点头,表示赞同。他还举了一个例子,邀请一些幼儿园的小朋友、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走进DS,进行绿色环保工厂旅游就是一个员工的点子,我觉得很不错,就执行了。

  我想除了宽松、鼓励创新的内部氛围之外,蔡建军之所以极大关注消费者手中那块小小的移动屏,也与大环境有关:据统计,2013年我国互联网用户规模为6.18亿,截至2014年1月,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达8.38亿。

  听说你非常喜欢踢球?蔡回答说,是的,我非常喜欢,有时间我会踢,也喜欢看足球比赛。他还为他没能去世界杯现场看球,抱有遗憾。而我终于看到他松散一点的表情,脸色露出微笑。

  除了爱足球之外,听说你还特别喜欢听韩磊的歌?他点头,说可能是跟他比较直爽的性格有关系,我喜欢唱韩磊的歌,尤其是那些经典的歌曲,比方说《康熙王朝》这些影视剧的主题歌,它可以激励我们营销人员一些斗志。

  听到这,我脑海突然莫名闪进一个画面:一个中年男人,情绪低落或高昂之时,在车内、房间里,听着吼着《向天再借五百年》。

  对,大家知道我过去的一些历程,经常是接受一些挑战性的项目,因为新项目来了,就把我派过去了,一个新的未知领域来了,就要去挑战,所以说接触的环境和这些东西它是一脉相承的。

  我是一个直率,但富有情感的人。蔡不假思索答道,这一路走来,最最重要的是坚守这些历程的每一个人。大家可以看到,我带的团队的离职率非常低的,我对这个人本身注入了情感,对团队也注入了情感,所以让这些人坚守。

  实际上每天都要解惑,每天都在学习,尤其是大数据时代来临,移动互联冲击着我们管理的模式、管理的思维,所以每天都需要接触一些新的东西。回答虽然官方,却是实话。

  我在网上看到有人你是非典型的白羊座,甘于忍受寂寞?我实际上是金牛座的,我是一个拓荒者。蔡纠正了我。

  作为任劳任怨的金牛座,对工作是极其认真的,你是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听说你都没怎么陪小孩开过家长会。

  确实,小孩读幼儿园已经两年了,也才陪他开过一次家长会,后来也逼自己挤点时间跟他在一起。现在小孩早上都不理我,我问他为什么不理我,他都不告诉我,所以说跟小孩的接触还少。

  我觉得对小孩的成长很不公平。当然我尽可能的挤出周末的时间,周末一方面去锻炼一下身体,第二个就是和家人在一起,尽可能把其它时间放下。但是作为一个新的品牌,大家也能看到,我们往往周末的时候有很多活动,作为其中一员,有时候也要参与一些营销活动,所以就希望在这里面能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一个父亲的形象映入眼帘,谈起这些,我觉得蔡格外显得温柔。

  大家不要瞧不起农民兄弟,我们实际上每天都跟农民兄弟在打交道,我们吃的所有东西、用的很多东西都来源于农民兄弟,农民兄弟能把这个地种好,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虽然说我们最应该感谢的人是袁隆平,但是真正应该感谢的是那些辛辛苦苦的农民兄弟,我说如果不做营销,我会找两亩地好好地种一下,去放松一下。

  我能理解不做营销之后,为什么蔡建军会想到找两亩地好好地种一下作为放松方式——因为他本身就出自农村。

  蔡家有兄妹四人,家境并不富裕,在上大学时,他就开始了勤工俭学,和很多人不一样,我每年暑假做的都是体力活,比如和农民工一起修铁路。蔡建军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那个时候满手都是老茧,但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磨练自己的意志。

  他告诉我,那时候我要解决生存的问题,因为每个人读大学的背景不一样,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当时我第一个是要解决生存的问题,我如何更好地去生存,所以说第一个,要把书读好,第二个,在学校里争取尽快入党,成为一名党员,当时的想法真的很简单。

  蔡起身离开将要与我告别,他实在太忙了。他告诉我,就在采访前,就有两个投资人来这里签约成为DS经销商体系的一份子,这位是四川绵阳的投资者,他在两年前的北京车展上就关注了DS品牌,到今天一直锲而不舍地追求这个品牌。

  他生怕DS品牌抛弃他,我们要选择正确的投资者,要选择敢于挑战这个品牌的一些投资者。说完,他才发现自己的脸上已汗珠累累,身边的工作人员赶紧递上一纸巾。

  我请求他再停留一会,并邀请同事给他拍一组照片。他欣然同意,但在拍摄的过程中,我同事想请他脱掉的西装外套,他却死活不同意,可能他觉得脱了会不够体面——他站起来,圆圆的肚子看上去确实不小,有了遮挡才没有那么明显。

  我幡然醒悟,蔡就是这样对待工作极其认真的人,我的采访于他就是工作,既然是工作,就丝毫不能放松。

  结束采访之后,路过他的办公室,一摞摞的书籍布满空间,据说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引爆点》是他最近的案头读物。

  正如这本剖析流行风潮的书所表达的一样,一个富有想像力的人只要能找准引爆点,就能打开一个充满惊喜的世界。

  蔡建军:我喜欢唱韩磊的歌,这和我的性格有关系,我的性格就是很直率的,韩磊的有些歌,因为他那些主题曲,尤其是那些经典的歌曲,比方说《康熙王朝》这些影视剧的主题歌,它可以激励我们营销人员一些斗志,包括有些歌曲的语言,我觉得也非常经典。

  蔡建军:实际上有很多话要说,可以这样说,曾经徘徊过,曾经挑战过,曾经兴奋过,但更重要的是感动过。

  蔡建军: 确实,小孩读幼儿园已经两年了,也才陪他开过一次家长会,后来也逼自己挤点时间跟他在一起。现在小孩早上都不理我,我问他为什么不理我,他都不告诉我,所以说跟小孩的接触还少。我觉得对小孩的成长很不公平。当然我尽可能的挤出周末的时间,周末一方面去锻炼一下身体,第二个就是和家人在一起,尽可能把其它时间放下。但是作为一个新的品牌,大家也能看到,我们往往周末的时候有很多活动,作为其中一员,有时候也要参与一些营销活动,所以就希望在这里面能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

  蔡建军: 实际上每天都要解惑,每天都在学习,尤其是大数据时代来临,移动互联冲击着我们管理的模式、管理的思维,所以每天都需要接触一些新的东西。

  蔡建军: 20岁的时候,我刚刚进入大学,那时候我经常问自己,我的未来在哪里,那时候我要解决生存的问题,因为每个人读大学的背景不一样,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当时我第一个是要解决生存的问题,我如何更好地去生存,所以说第一个,要把书读好,第二个,在学校里争取尽快入党,成为一名党员,当时的想法真的很简单。

  蔡建军:回家去好好休息一下,去种两亩地,好好地静下心来。我觉得有好多东西需要静心去总结。大家不要瞧不起农民兄弟,我们实际上每天都跟农民兄弟在打交道,我们吃的所有东西、用的很多东西都来源于农民兄弟,农民兄弟能把这个地种好,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如果不做营销,我会找两亩地好好地种一下,去放松一下。

  蔡建军:这个过程对我来讲,每一次都是从无到有,但是每一次都是有不同的体验,不同的收获,这里面我最感谢我的团队,和我们一起奋斗过的这一群很执着的营销人员。同时我觉得我的经历在汽车行业是少有的,我是从一个销售员成长起来的营销管理者,从区域管理者到全国的营销管理者,从一个基地的营销管理者,到一个全国运营的品牌的管理者,从自主品牌的微车,到做福特品牌,从无到有,三年时间,到福特刚开始起步的时候,还做了一段时间的长安自主轿车,然后到DS品牌,确实这个经历非常的奇妙。但是这一路走来,最最重要的是坚守这些历程的每一个人。

  蔡建军: 我想问他们的问题太多了,说实话,做这个品牌和其它的汽车品牌都不一样,至少很多的品牌在中国还有基础,但是DS在中国是没有基础的,所以说有些问题他们也很难回答。比方说我们每一个营销管理者,大家都有不同的环境、不同的问题。我想问沃尔沃的付强,我会问他,你如何从豪华品牌的第二阵营快速进入第一阵营。

  蔡建军: 实际上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有不同的梦想,进入长安PSA应该是怀着DS的梦想,让DS成为每一个怀揣DS梦想的人能拥有DS这样一个优秀的产品。

  蔡做了16年的汽车营销,早就练就了擅于言辞、气场很大的做派。在此次采访中,就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前半程的采访几乎是他牵着我走。幸运的是,胜在他真诚,官僚痕迹很少。

  DS在华开局不错,也只有在蓬勃而多元的中国市场,DS逆袭的成功率才倍增。当然,最为可圈可点的是蔡为其铺设的创新营销,以一个点引爆,炸开一个个圈。

  其实,严格来看,蔡的手法算不上颠覆性的创新,在科技界可找到诸多案例,但在创新不多的汽车圈内看来,仍是吃螃蟹的人。

  《漫谈》是网易汽车打造记录现场故事的一档全新访谈类栏目,我们聚焦每一个在汽车领域演变进程中掀起波澜的人物,并以此关注瞬息万变的商业变革,为围观的人提供有营养的内容。

  可口可乐的励志故事经典品牌故事大全

相关www.fcc188.com

    无相关信息

hen恒峰娱乐国际产品